http://www.hungrymichie.com

“可他性子太倔强

  因为经济上没什么收入,家中又没有女人操持,石绪平的日子过得格外“窝囊”:门口是段土路,标准的“晴天一脚灰雨天一脚泥”;院外搭架猪圈,脏臭难闻不说还占了一多半通道;院内杂乱无章,屋里长年不见阳光,阴冷潮湿,窗户全是木制纸糊的,砖头搭上木板就是睡觉的地方,房梁有一处已经出现断裂……石绪平本人也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,“俺没文化没本事腿脚还不利落,过一天算一天得了。”

  现如今,每次到石绪平家串门走访,他都会拉着我的手念叨自己的幸福账:专门为贫困户建的村级电站项目,每年能拿3000元;“煤改电+光伏项目试点”全村人都受益,能再拿2000元;把土地流转出去种连翘,又能有1000多元……“明年我就能申请五保户,看病啥的都不用发愁,今后生活更有保障啦!”曾经的倔老头如今幸福感满满地说道。

  “年前就送过来了,当时土都还冻着呢就没铺,等过阵子再暖和点儿就开工喽。”

  计划制定出来了,可执行时却遇到了“下马威”:石绪平拒绝拆除猪圈,也拒绝对院门口的土路进行硬化。有村民劝我们别再费劲了,说因为这事儿村里早就做过好几轮思想工作。“可他性子太倔强,说啥都听不进去,实在不行村里就直接拆吧。”

  脱贫攻坚不能搞“面子工程”,也不能方式简单粗暴,一定要让贫困户从思想上发生转变。为此,我三番五次上门了解他的顾虑究竟在哪。

  站在干净的农家小院里,看着身穿藏蓝色工装的石绪平兴高采烈、信心满满,我不由想起一年前被选派到赞皇县张楞乡南竹村任时初见他的情景。

  经过推心置腹的交谈,石绪平吐露了心声:嫌麻烦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他怕拆掉猪圈后手头没“活钱儿”,生活不方便。我就告诉他工作组正在想办法为他争取一份保洁员的工作:“不用离家,劳动强度也不高,每个月还能有固定收入,按照政策,你原来有的补贴也不会少。”石绪平终于动心了,同意配合村里的工作。

  石绪平是村里18位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,也是我的结对帮扶对象,腿部轻度残疾的他一辈子没结过婚,今年59岁了。

  2018年4月,石绪平正式成为村里的保洁员,每月能拿800元工资,他高兴地说:“我也是有工作的人了!”

  石绪平很爱惜这份工作。每天早上8点钟,他都会出现在村中的水泥路上,仔细打扫责任地段的卫生,11点左右收工,下午再出去转转,遇到垃圾捡拾一下。“活儿也不太累,就当是锻炼身体了。”

  石绪平年龄偏大没什么特长,从细节看,村里正在为提升村容村貌进行道路硬化工作,我认真思索该如何履行好自己的帮扶责任!

  猪圈顺利拆除了,道路硬化工作也完成了,仅从外表来看他的院子已经没了破败的景象,可实际的居住条件并没有得到改善。为此,我们四处奔走联系爱心企业,为村中每名贫困户配送了一张双人床和床垫,破砖头烂木板搭成的床铺总算完成了“历史使命”。帮石绪平申报的危房改造款获批后,对他家的房梁进行了加固维修,住房安全也得到了保障……

  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帮他找到可靠的经济来源,否则下一步的工作不好展开;从全局讲,提振精气神。并逐步改善生活质量,上门走访后,石绪平家占道的猪圈必须拆除,体力也不强,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